Nature
Gateway to Nature's world of science -
27 April 2000, Vol. 403, No. 6771
Hot Topics

台灣給世界的禮物

JARED M. DIAMOND

Jared M. Diamond來自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醫學院生理系


關于南島語言(Austronesian language)這一巨大語言家族的研究工作,讓我們對太平洋地區的人民和造船業以及澳大利亞土著人口有了很多了解。

我們人類之所以不同于其他動物,我們的生活之所以豐富多彩,都是因為我們有自己的語言。當今世界約有6000多種語言,而南島語族(Austronesian language family)可能是最大的語族,其中包括1200種左右的語言。在公元1492年歐洲殖民擴張活動將印度-歐洲語言廣為傳播之前,南島語族是分布最廣泛的語族,講這些語言的人分布在西至馬達加斯加、東至復活節島長達26000公里的範圍內(圖1)。 (Fig. 1).

Figure 1

The geographical span of Austronesian languages.
High resolution image and legend

然而,南島語言史卻難以重建,因為在公元670年之前,南島語族的任何語言都沒有留下文字記錄,而到公元670年前後,該語族的擴展已近結束。Robert Blust對南島語族各語言所做的重新分析使人們對第一個南島語言傳播中間站的認識更加肯定,對考古發現的意義和造船業的歷史更加清楚,並將有助于人們重新詮釋其他語族的歷史。

從Blust的分析,人們看到一個令人吃驚的分布格局︰1200種南島語言可分成10個語系,其中9個語系(僅包含26種語言)僅僅為台灣島上非華人的土著人所使用,第10個語系包括台灣以外、從馬達加斯加到東波里尼西亞的所有南島語言,共1174種。這就好比印度-歐洲語族由1174種密切相關的斯拉夫語言組成、使用範圍從不列顛到斯里蘭卡、而所有9個其他印度-歐洲語系──德語、凱爾特語、赫梯語和其余的語言──僅限于在愛爾蘭使用一樣。以前的研究工作曾發現台灣有若干截然不同的南島語系,但卻沒有意識到其數量如此之大。

語族是如何分異的呢?隨著時間的推移,語言也在發生變化,開始時相互能夠听得懂的方言會越變差異越大。所以,現有南島語族的早期分異在台灣島上一定早就發生了。最終,一群台灣人移居到其他島上,其後代再移居到另外一些島上,成為台灣以外所有現有南島人的祖先。

南島人對外擴張的這種語言證據與考古證據非常一致。對水罐、工具和骨頭所進行的研究表明,太平洋地區新幾內亞以外的所有農業活動,都發源于公元前4300年左右中國南方農民向台灣島的移居,以及其後來通過菲律賓和印度尼西亞向波利尼西亞、馬來亞半島和馬達加斯加的擴張。當然,水罐是不能說話的,要猜測做水罐的人講什麼語言是有時候不可能的。但在太平洋地區,要識別出做水罐的人卻很容易,因為,在制做這種被稱為Lapita的水罐的人從公元前1200年前後開始到達之前,所有波利尼西亞島嶼都沒有人居住,而在他們之後,也沒有其他人到達這里的考古證據。由于整個波利尼西亞的所有傳統語言都是南島語言,所以第一批制做水罐的人使用的一定是南島語言。

對于那些對船感興趣的人來說,南島語言的詳細情況同其分布格局一樣能夠說明問題。台灣語言之間存在著巨大差別,而台灣以外的語言之間只存在著微小差別,這種對比說明,在南島人移居台灣與其向台灣以外擴張之間,有一個很長的時間間隔。但在台灣以外的各語言自身中還有另一種對比,那就是在非波利尼西亞語言與由密切相關的波利尼西亞語言組成的一個獨立的小語系之間存在著對比。這說明,在波利尼西亞的一個橋頭堡第一次有人定居與人口隨後向整個波利尼西亞分布之間,還有一個很長的時間間隔。

這兩個由語言學證據推斷出的很長的時間間隔都已為考古證據所證實。考古證據表明,在中國的農民移居台灣與其隨後移居菲律賓之間似乎存在著一個長達1000年的時間間隔(從大約公元前4300年到公元前3300年);在Lapita人移居西波利尼西亞和移居東波利尼西亞之間又有一個長達1000年的時間間隔(從大約公元前1200年到公元前200年)。

Blust認為,之所以存在這兩個很長的時間間隔,是因為實現造船技術上的兩大飛躍需要時間。跨越台灣與菲律賓之間375公里寬的海洋比跨越中國大陸與台灣之間僅僅140公里寬的海峽對船只的要求要高得多。造船技術的飛速發展,使得菲律賓和印度尼西亞不再遙不可及,而帶有外置槳的獨木舟(outrigger canoe)的發明很可能就是在這場造船業革命中完成的。Blust在台灣以外的南島語言中發現了許多有關這些獨木舟部件的詞匯,但在台灣語言中卻沒有發現一個這樣的詞匯。歷史上,這些獨木舟在除台灣人以外的南島人中流傳很廣,而台灣人只有用竹子做成的筏子。同樣,使人們能夠征服將東波利尼西亞島嶼分隔開來的開放海洋的第二場造船業革命,很可能就是波利尼西亞雙體平台船(double-hulled platform sailing canoe)的發明。18世紀的歐洲航海家認為,這種船的性能優于當時歐洲的遠洋船只。

Blust的研究可幫助我們了解歷史語言中的另一個問題。260種左右的澳大利亞土著語言通常被認為屬于一個語族。這種認識是令人吃驚的,有兩個原因︰第一,人類在澳大利亞生活已有至少5萬年了,這麼長的時間足以讓語言家族不斷分異;澳大利亞土著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與中國農民的遷徙類似的人口同化遷徙,在這種遷徙中,一個語族可能會取代其他所有語族。第二,澳大利亞語言在發音上是類似的,但在詞匯上卻相差很大,因而語言學家雖然認為它們是相關的,卻又不得不想辦法去解釋其詞匯為什麼有如此大的差別。

Blust關于台灣南島語言的研究工作表明,對于澳大利亞土著語言在詞匯上的巨大差別我們應予以嚴肅對待,我們還應設法來解釋為什麼它們在發音上是相近的。台灣語言的多樣性過去被人們忽視了,其原因有若干個,其中的一個原因就是它們的發音相似,例如,台灣語言中沒有所謂的濁輔音(palatal consonants,如英語中的“z”、“j”、“ch”和“sh”)。但Blust還列舉了類似的發音體系在地理上相互毗鄰的語族間(這些語族在其他方面是完全不同的)傳播的其他事例,這些例子包括︰南非的祖魯語言和Khoisan語言都有清輔音(click consonants);印度次大陸的4個其他方面迥異的語族都有卷舌音(retroflex consonants,舌尖向後卷所發出的音);北美太平洋西北地區的語言中都沒有鼻音(nasal consonants)。

這種共享某種發音的現象,一般會出現在每一種語言僅限于在一個小部落使用、而所有小孩都在多語言環境中長大、因而能夠听懂相臨小部落的語言並與相臨小部落的成員通婚的地區(如澳大利亞土著人生活的地區)。例如,幾個月前,當我同十幾個新幾內亞山地人圍坐在新幾內亞的一堆篝火旁時,我們每個人都自願說自己能講多少種語言。結果我發現,每一個新幾內亞人都能講5到10種語言。今天,我和大多數母語為英語的人講法語時都會帶有很難听的口音,同樣,大多數母語為法語的人試圖講英語時也會是這樣。

然而,想想看,假如讓一個講英語的小部落和一個講法語的小部落同258個講其他語言的小部落一起生活在一個面積同澳大利亞一樣大的地區,強迫他們同其他部落通婚,並將他們與世隔絕5萬年,結果會是什麼樣的呢?5萬年後,也許仍然還有260種詞匯和語法完全不同的語言,但法語和英語現在的發音也許會如此相似,以至我的妻子不再為我結結巴巴的法語而臉紅了。台灣土著人和澳大利亞土著人的多語言現象代表著幾乎全部人類歷史上的一個標準,而我們這些生長在大的單一語言國家中的《自然》雜志的讀者們則是當代對這一標準的一種背離。

References
1.Bellwood, P., Fox, J. J. & Tryon, D. The Austronesians: Historical and Comparative Perspectives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Canberra, 1995).
2.Blust, R. Symp. Ser. Inst. Linguist. Acad. Sinica 1, 31-94 (1999).
3.Bellwood, P. Prehistory of the Indo-Malaysian Archipelago (Academic, North Ryde, Australia, 1985). 4.Kirch, P. V. The Lapita Peoples (Blackwell,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1997).
5.Ruhlen, M. A Guide to the World's Languages, Vol. 1 (Stanford Univ. Press, 1987).
6.Dixon, R. M. W. The Rise and Fall of Languages (Cambridge Univ. Press, 1997).

NPG logo (C) Nature Publishing Group 2001
Registered No. 785998 England
Chinese (simplified)

English
home
main menu
highlights
contents & abstracts
news
hot topics
getting
published
company
profile
subscribe
nature
nature
biotechnology
nature
cell biology
nature
genetics
nature
medicine
nature
neuroscience
nature
structural biology